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走在路上,发现生活的美好。渴望与山川和河流相逢,渴望陌生人的微笑。有时候旅途是让人疲惫的,“但当时间继续前行,当你又重新回到自己熟悉的生活,你就发现,那段日子,仿佛是从别人生命里借来的岁月,像一枚挂在记忆里,温暖发亮的茧。”

银杏秋



以前在国内念书,颇好读些诗句文章。好好一个理科生偏又多愁善感,整日里念叨些“昨夜西风凋碧树”之言。而记忆里南京的秋雨也是淅淅沥沥,法国梧桐的落叶在积水里反射着昏黄的灯光。这时候的天气通常已经转冷,身上却还不曾记得添衣,哆哆嗦嗦的我嘴里絮叨着郁达夫《故都的秋》里的句子“可不是么?一层秋雨一层凉了!”,踩过铺满银杏叶子的小路急匆匆回宿舍去。南大北园的秋天,金色的银杏树几乎成为一种秋日深刻的符号。

东京的气候要温和的多。经历了台风季的洗礼,这里的秋天雨水并不丰沛,天气也还算暖和,叶子更是黄的要迟一些,差不多该是在十一月底十二月初的时候。与京都的红叶所不同,东京的秋天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金秋”。

刚来日本的时候对红叶尚且没有什么概念,但是银杏却是实在的记忆。安顿下来的第二个月我就跑去神宫外苑看秋色。那时候也确实没想到神宫外苑的银杏树居然那么雄伟壮观,一排参天巨木修剪成整齐划一的尖尖的锥形。毫无预兆,我就被这个超级城市秋天的魅力所征服,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逢人便推荐这条东京的银杏大道。之后几年多次秋日故地重游,这146棵年逾百岁的银杏树,一次比一次让人感动。

踩过那些银杏叶子的人太多了,于是它们已经成为东京住民心中的象征。在东京都都木的投票表决会议上,银杏击败了榉树和作为日本象征的樱花树——染井吉野;绿色的银杏叶也成为东京都的标志符号。如今在东京随处可见巨大的银杏木,不光是代代木公园、昭和公园这样的国营公园;连一些行车的道路,比如说八王子的甲州街道——都装饰成了银杏大道了。

再回到学校的主题上来。说起东京的银杏,东大之美当居三甲。我一直希望有天能够亲自去看看,但每年都错过佳期,只能对着朋友发来的照片吞吞口水。有意思的是,东大的校徽也正是由一黄一篮两片银杏叶子构成,可见其在这座日本第一学府的校园文化中的分量。

与东京类似,紧邻的横滨也拥有纯粹的金秋,而且在规模上甚至更胜一筹,因此,银杏同样也是横滨的市木之一,也就不足为奇了。

山手地区的意大利庭园有几座西洋建筑,曾经是西方列强的公馆。如今,园中的几颗银杏树已经成为巨木,遮天蔽日的银杏树下来回走过一些小小的访客,有老者坐在椅子上,铺开一张白纸,涂下满园秋色。之前并不知道这里是如此的蔚为大观,初见此情此景,内心的激动至今难以言叙,只好先搁置于此,不再写下去。个中体会,怕是要亲临其境方才能知晓了。

从横滨公园开始到山下公园海边的一条公路被称为“日本大通り”,街道两侧栽种巨大的银杏,与西洋风建筑互相映衬,每到天气晴好的秋日里就愈加显得风韵别致,让人也心情爽朗起来;而沿着山下公园的一条通往中华街·横滨塔的道路名为“山下公园通”,这条路上的银杏相对年轻,但假以时日,必将成为横滨的骄傲。久闻这两条银杏大道的风采,直到上周才有缘一睹,其实内心积累多年的渴盼,在那晴空下的金黄色里,早已变换成满足。我仔细的走在那些金黄的树荫下,脚下偶尔踩到几片落叶。

于是我想起金陵的秋,想起那个落满银杏叶的北园,想起照片里无数次看到的明孝陵的秋景。而我在南京待着的四年里,却从来没能亲自去看过。记得六年前出国时,信誓旦旦说一毕业就回去,然而年复一年,归期未可知。古都每入梦中,却都是淅淅沥沥下着冷雨。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公众账号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ID sunflower_nju

在旅行中寻找色彩与诗情


评论 ( 3 )
热度 ( 33 )
  1. t41476646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转载了此文字
    以前的人,这么多事忙,还能写出这么多文章、  现在的人,打实没什么事忙,却连一篇象样的 文章都写不出

© 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