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走在路上,发现生活的美好。渴望与山川和河流相逢,渴望陌生人的微笑。有时候旅途是让人疲惫的,“但当时间继续前行,当你又重新回到自己熟悉的生活,你就发现,那段日子,仿佛是从别人生命里借来的岁月,像一枚挂在记忆里,温暖发亮的茧。”

关于新潟这座城,有些话想说给你听

日本海侧有名的城市不多,新潟算是一个。与许多人一样,我总是把这里写作新泻。直到有一天,朋友告诉我应该是新潟(xinxi),原来不管是写法还是发音,我都弄错了。


Niigata,新潟的日语发音


根据新潟县政府主页的通告,古时因为字体混用,“潟”和“泻”的写法都是存在的。直至1981年之后,“潟”成为官方推荐的用法。“潟”并不是“泻”的繁体,所以如今就只有“新潟”是正确的。估计很多人知道这些信息后都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接受吧。


“澙”本意是盐碱地,澙湖指与外海相隔离的局部海水水域。新潟自然也有大大小小的湖泊,这些淡水湖虽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潟湖,但却都以“潟”命名,在日本以“湖”、“池”、“沼”等为主体的命名体系中,显然十分有趣。铺开新潟市地图,诸如岛屋野潟、福岛潟、佐潟等湖沼,植被、鸟类种类丰富,是新潟值得体验的湿地景观。


福岛潟的飞鸟(照片来源于官网)


因为在新澙市内的驾校学车,让我有机会慢慢了解这座沿海的城。那些日子里,曾沿着信浓川河岸边许多次来来回回,也曾在日本海岸线上目送太阳一点点落到佐渡岛的群山之后;中秋夜里,月光如水,洒落在城市点点的灯芒中。从宿舍的阳台仰望,依稀又有满天星光。


中秋月圆,拍摄于万代桥上


(一)水与土艺术节


作为一个湖川众多又临海的“澙”城,新澙的繁荣与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以“澙”为主题,自2009年开始,新潟市开始邀请世界各地的知名艺术家来此展示自己的艺术才华——即每三年一届的水与土艺术节。


来自新潟各地河川与潟湖的土壤


相较于主会场的那些晦涩的现代艺术作品,我倒是更喜欢信浓川边的一座竹屋。从万代桥上看去,这座由台湾艺术家王文志创作的“新潟之梦”更像是一个鸟巢,在现代化的建筑中,显得突兀醒目,让人不由得想过去看看。竹屋本身是由竹条搭建的艺术品,里面挂满了牡蛎壳——这些牡蛎壳来自于东北大地震后的灾区,成为当地重生的象征。


信浓川边的“新潟之梦”


竹屋有两个入口,悬着牡蛎壳穿起的帘。阳光透过竹条间的空隙洒落进来,而风吹动牡蛎,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正中央用竹条编制的柱子,与穹顶的接合呈现出近乎完美的圆弧。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拱形竹屋,他承载着艺术家别出心裁的智慧与想象力。


竹屋内部


在竹屋内小坐,可以看见人们纷纷将自己的愿望写在牡蛎壳上。一个女孩子用粉色的油笔写下:想要结婚。这种祈福的形式也算别具一格:借助自然孕育的生命体,将秘密吹入风中。


爱与和平


(二)信浓川与万代桥


信浓川是日本最长的河流,经由长野和新潟两县,最终在新潟市内汇入日本海。沿信浓川散步或是乘船游览都是不错的选择,在河流下游的缓堤上,春天里樱花、郁金香等繁花盛开,格外让人沉醉。


信浓川边


说到了信浓川,自然免不了要提一下万代桥。这座连接万代城与古町的六拱混凝土大桥在日本的建筑与文化史上具有极高的价值。如今已是新潟市观光旅行的标志性所在。


万代桥


从住处出发,走不过五分钟即可抵达桥边。其实平心而论,新潟市的建筑群落几乎毫无特点——这并非是一个旅游胜地。但是横亘其中的万代桥,虽然一眼看去似乎并无过人之处,但她却有着十足的魔力,让你在一次又一次的近距离接触中被其曼妙身姿所征服。甚至于从不同的角度欣赏,不管是画着飞翔朱鹮的NHK大楼;还是玻璃装扮的高层建筑,新潟日报大厦;又或是稍远处的日航大楼,都成为其独特风韵的衬景。


有一日黄昏,我沿着河流朝下游散步,天空中浓云密布,却又透射出几束随时可能消失的光来。这时候大地的色彩已经变得金黄,海岸入海口处的货轮、现代化的朱鹮国际展会中心、仿西式建筑的新潟历史博物馆、随水波上下浮动的水鸟,都在光线的渲染下变得灵动起来。当我穿过一座石桥,回头望向河面,天空中悬浮的云霞已被落入地平线下的夕阳染上了鲜艳的橙红色,江面上几十艘小船桅杆摇摇晃晃,宛若一幅色调温暖的图画。


货船驶入港口


  

黄昏下的色调

新潟历史博物馆

最美不过一抹红霞 


(三)古町艺妓


说起艺妓,首先会想到京都祗园。但其实东京新桥、新潟古町在江户时代也都是有名的花街。江户时代的新潟是日本唯一的稻米产地,南来北往的货船让这里变得繁荣起来。古町艺妓就活跃在这座稻米之乡里,据说鼎盛期曾经有300多人。与祗园艺妓不同,古町艺妓的等级称谓并非“艺妓”和“舞妓”;与之相应,她们被称为“留袖”和“振袖”。如今,这里的艺妓文化得到了完整的传承,在古町大大小小的十余家高级料亭里,就可以欣赏到艺妓优雅的舞姿。


古町艺妓


古町鲷车


燕喜馆和旧齐藤家别墅也是欣赏艺妓的好地方。尤其是后者,明明身处闹市,却又营造出一种世外桃源般的庭园景致。别墅里的主楼有两层,正对着因地制宜的回游式庭园。拜访时并非旅游旺季,游客稀少,于堂中小坐,虽未预约艺妓的舞蹈,却也不曾错过呈茶与满园青葱景色。庭园里溪水、瀑布、枫叶、绿松、石塔、草庐等元素相得益彰,园中小憩,不经意便消磨了半日光阴。若是秋枫正晚,满园飘红,则更是一重意境。


旧齐藤家别墅


(四)空中花园


沿信浓川西行不久有一片城市公园,这里栽种着大量的梅树、紫藤、牡丹与荷花,四季都是市民休闲的去处。在荷兰风情的回游式庭园里散步,你可能不经意就走到可以体验茶道的日式老建筑燕喜馆门口;也可能走进木造的拟西洋建筑——新潟县政纪念馆里;又或是新潟人精神寄托的总镇守,白山神社。而我最喜欢的,还是新潟市民艺术文化会馆顶楼的空中庭园。


白山神社

新潟县政纪念馆


如果从空中俯视,这一片区域由大大小小六个覆盖绿色植被的圆形花园构建。新潟市民艺术文化会馆顶楼的庭园显然有着得天独厚的高度优势,从这里不仅可以眺望到信浓川和新潟市街的风景,也可以居高临下俯瞰四周不同小花园搭配组成的图案。设计者的匠心,化成了风情别致的人造自然景观。当然,走在顶层庭园栽种的观赏性植被里,四周没有遮蔽、仰首一片苍穹,这种完全开放的景观设计,就是我内心深处空中花园的模样。


空中花园眺望的风景


(五)夕阳海岸线


新潟市享有长长的日本海海岸线,沿海的公路也被称为日本海夕日线,换句话说,在这条公路上开车,能够在暖色调里欣赏日本海上的落日。


日本海夕日线上的落日余晖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正午,我从驾校借了一辆自行车,沿着海岸线骑行。这里的海虽然没有冲绳离岛的翠绿色,却也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宝石蓝色的光芒。道路旁的秋荻随风摇晃,在大海的轻声吟唱里展示着曼妙舞姿。我把车停在路边,走下公路,沿着防潮堤到海中央去。四周一片饱满的蓝色,而佐渡岛绵延的山峦浮在海上,似乎是海中仙洲。隔海对岸是朝鲜半岛,绕过之后便是蓬莱。当年徐福出海一路东向,茫茫大海有仙山,会不会曾路过了这一片陆地?


日本海的风景


初秋的日本,日落时间越来越早。不知不觉,太阳渐渐温和起来。薄薄的云层涂上了一层暖色,正在一点点变得金黄。目睹海上的夕阳西下是一件充满感动的事。天空与海面都呈现出绚烂的色彩,太阳在滴滴答答走行的时针里从远方岛屿低矮的山头上慢慢掉落,直至消失。晚霞还在继续,色彩也会愈来愈浓厚。一只孤鸟飞过,让这帧画面顿时有了新的活力。


夕阳西下

云霞正红


过了一会,金色逐渐褪去。我起身走回岸边,沙滩上有一只黑犬正望着滚滚涌来的海浪。或许它也留恋宽广无边的海罢。


 

(六)五座桥梁的夜景


在新澙,一定不要错过日航展望台的夜景。相比于伏尔塔瓦河上的布拉格老城,布局类似的信浓川边却充斥着现代化的味道。在百米高的楼顶眺望,建筑与日本海的风光只能让这座城市中规中矩,远不如端庄又充满童话味道的布拉格。


城市与日本海的风光


然而新澙也有属于她自己的魅力,只是这要等入夜后方才能完全体会。夕阳从日本海上落下之后,城市的灯光也就亮了。天空的蓝色渐渐变深,远方群山背后还亮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橙色。横跨信浓川的五座桥梁,开始呈现出不同的色调。看过许多不同城市璀璨的灯光,站在朱鹮展望台透明的玻璃窗前,却有一种不同的感受。信浓川上的这五座桥身像是多彩的丝带,系起了两岸灯火。这一刻,城市的喧嚣都沉寂在了夜色中,信浓川居然有了不输伏尔塔瓦河的魅力。光与色彩,让这座城池的夜分外与众不同。


五座桥,五种色彩


从万代桥上望去


有关新潟这座城,其实并没有太多赞誉的话可说。但絮絮叨叨的背后,记录了这里留给我的记忆。虽然与那些风风雨雨,大好河山比起来相对平淡,但是这里却有一份取代不了的悠闲。


草地上的午餐会


“What’s Niigata(新潟)’?白色和橙色的字母排列在白山公园的草地上,从前面缓缓走过三只乌鸦。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公众账号

ID sunflower_nju

在旅行中寻找色彩与诗情

评论 ( 1 )
热度 ( 24 )
  1. 长风亟逝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转载了此文字
  2. 朰巪玊亪氼叾叓中國夢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转载了此文字
    ( architecturally )没有必要捆绑自由的气息,一切 的“牵引”(Policy)都 不

© 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