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走在路上,发现生活的美好。渴望与山川和河流相逢,渴望陌生人的微笑。有时候旅途是让人疲惫的,“但当时间继续前行,当你又重新回到自己熟悉的生活,你就发现,那段日子,仿佛是从别人生命里借来的岁月,像一枚挂在记忆里,温暖发亮的茧。”

和歌山环游记(四):瀑布崇拜


那智是熊野古道诸多古迹中十分值得拜访的一处,这里有熊野三山之一、崇拜瀑布之神的那智大社;也有保存完好的古道大门坂;还有据说开创于四世纪的青岸渡寺;以及高度和水量都居日本第一的那智瀑布。身处其中,或许你能感同身受古来参拜之人的虔诚与艰辛。

科普完纪伊山地的灵场与参拜道之后,继续回到旅途中来。

清晨从旅店醒来,趁天还凉快,背起行囊出门,从田边车站坐上了开往那智的电车。熊野古道的中边路和大边路从纪伊田边开始分叉,一条走山路通到熊野本宫大社,再顺熊野川而下走水路到新宫速玉大社;另一条即沿海环纪伊半岛到达熊野那智大社。因为只有一天时间,利用公众交通没办法兼顾三山,只得放弃山林深处的熊野本宫大社,选择了时间和金钱上都花费较少的沿海电车路线:乘坐JR电车从田边车站沿海行驶约三个小时即可到达那智。

乡下的电车很空,车厢里就我和朋友几人。吃过早点后,众人纷纷进入神游状态。窗外绿色呼啸而过,间或闪过蓝色的大海。曾经觉得无比遥远的纪伊山地在我脚下远去一段又一段。那些舟车劳顿、虔诚修行之人要经历许多日辛苦才能走完的旅途,如今却只需静静坐几个小时。只是许多来访的游客都不再拥有那些纯粹的心情了。

列车在一个小站里停了下来,从车窗望出去,有“本州岛最南端之车站”几个字。一时有点懵,这个叫“串本”的小地方居然是本州岛的最南,而不是山口县?翻出谷歌地图来,发现还真是,本州岛虽然是一个纵向南北的狭长岛屿,但是静冈岐阜以南却变得更倾向于东西向,而纪伊半岛从本州岛朝南突出日本海,串本刚好位于整个本州岛的最南端。列车在这里停留了一会,得益于可以随意进出车站的青春十八车票,我跑到车站外面拍了几张照片。翻看当地印制的旅行册子,在串本,附近的桥杭岩还是值得一去的。

夕阳下的桥杭岩(网络图片)

银河拱桥下的桥杭岩(网络图片)

列车继续启程,终于在一个小时后到达了JR那智车站。

去那智大社需要在这里或者JR纪伊胜浦车站换乘路线巴士。离出发还有一段时间,可以先在车站里的世界遗产信息中心看看旅游信息,了解下熊野信仰的起源与传承。有两幅宣传画颇有意思,一张是熊野古道大门坂的一段参拜路,巨大杉树组成的林荫道中通向远方的一条没有尽头的小路,颇有些幽深小径的味道;另一张展示的是一群身着平安时代参拜装束的女子走在熊野古道中的场景,这也是每年10月都会组织的一个参拜盛典,用来还原平安时期皇族参拜的仪式。

从那智车站乘坐路线巴士到大门坂入口只需十几分钟。大门坂是熊野古道中边路一条通往熊野那智大社的全长约650米的参拜山路,古时因用来征收通行费而被称之为“大门”,是一段保存十分完好的苔藓古道。时值酷暑,阳光肆意倾洒在身上,穿过几家简朴村舍,就看到了标识大门坂入口的石碑。经由一座石头鸟居,再跨过一座朱红色的小桥,从大门坂茶屋前的石板路上走过,夫妇杉早已经候在大门坂参道的入口多时了。这一左一右两株八百年的杉树就像是参拜道路的守卫一样,而它们繁茂的针叶遮掩住了通向远方的路,似乎引领人们通向一个未知的神圣领地。

沿石阶拾级而上,两侧皆是数百年树龄的古木。浓密的针叶遮天蔽日,间或洒下些阳光,在台阶上形成一块块光斑。青石板路的边缘早已爬满绿色苔藓,低矮的落叶木从参道的两侧探出头来,与浓密的野草一起点缀着古道的幽深与久远。前行约莫百米,有一处标有“多富气王子社迹”的石碑。所谓“王子”,是指在熊野古道沿途遍布的一些王子小神社,这些神社是为了供参拜之人休憩、祈福、保佑参拜旅途平安而设置。王子神社主要分布在纪伊路和中边路上,有“九十九王子”之称。九十九是日语里一种表述数量多的比喻方法,而实际上这些王子的数量还要更多。多富气王子是这一系列王子神社中的最后一个,如今神社早已不存,只留下爬满青苔的石碑遗迹,向人们展示着岁月的痕迹。

再往前行,石板路曲曲折折通向高处,并最终匿于杉树林深处,三三两两的游客背负行囊,踏着一阶阶石板慢慢走向远方。盛夏的空气十分炙热,衣服早已被汗水浸湿,甚至于用来擦汗的毛巾拧一拧都会滴水。我们这些游客尚且如此,在许多年以前,酷暑或者是严寒的日子里,一位位苦修的信徒,翻山越岭徒步数百公里前来参拜的人们,内心是要有多么虔诚的信仰才能坚持下来。正是在这样艰苦的旅途中,人们对于自然山川的敬畏油然而生,那些流下许多汗水的旅途,那种经历无数苦难达成的愿景,让这些平凡的人们最终超脱于现实,内心充溢着历久弥深的幸福。这就是熊野三山千百年来传承下来的自然信仰,对于山川草木、大地长空最纯粹、最原始的崇拜和景仰,这些信仰的力量从来不曾消失,她们寄付于沿途的土地风物之中,让古道更添葱郁、瀑布愈加磅礴、河流越发深沉。

我一路慢慢体会着古道的风情,想着那些久远的历史,不知不觉已经落到众人身后。等踱到终点,同伴们已经卸下行囊,坐在台阶上休息了好一会。因为天气炎热,大家决定先去巴士中心旁的那智山观光中心休整一下。这里除了供游客休息外还贩卖纪州特有的名物,比如当地特产的梅子、柚子等水果制作的糕点、果实酒,与纪伊山地有关的纪念品等等。屋子里凉爽的温度让大家逐渐恢复了活力,一杯梅酒喝下肚,浑身都充满力量。

从观光中心出来,沿表参道台阶继续向上。沿途都是贩卖纪念品或者食物的小店。在日本,我一直非常喜欢山野之中由原住民开设的小商铺,他们经营的物件都是店主人精挑细选、契合当地旅行主题的小商品,比如说笑容憨态可掬的小和尚,姿势极尽销魂的陶瓷青蛙等等。数年前曾在到过那智的朋友相册中见过这些可爱的玩偶,它们透过图像带来的幽谧深林的气息至今难忘;如今亲身走完古道,遥望瀑布,再面对这些葱翠又搔首弄姿的青蛙,竟依稀有种不真实感。

抵达那智大社之前,我们在一处台阶上看到了远处的三重塔和那智瀑布,于是几乎没有犹豫就先奔瀑布而去。

四野山峦覆盖着茂密的原生森林,那智瀑布像一撮白须,从岩壁上垂下。作为熊野那智大社自然信仰的源头,那智瀑布的高度和水量都为日本第一,其落差有133米之多。我们站在远处眺望,朱红的三重塔端庄的矗立在葱郁山林中,而瀑布落于其后。这一借景也是那智地区的代表风光景观。登三重塔远眺,瀑布离得更近,岩壁上因冲刷日积月累的纹路清晰可见,底端的岩体经过长时间的水岩交互作用已经变成了土黄色,岩石的缝隙中生长出的藓类植物则更加葱郁。站在塔顶与瀑布对视良久,我极力想找寻那种原始的崇拜根基所在,然而却还是敌不过夏日灼热的天气。

从三重塔返回,再上几步台阶可达青岸渡寺的本堂。这是一座天台宗的寺庙,据说是在四世纪时由印度渡来的僧人裸形上人开山而建,供奉着如意轮观音的本尊。由原木色建筑构建的青岸渡寺比邻就是朱红色为主色调的那智大社。这里也是以自然崇拜起源的熊野信仰经历神佛习合的影响与改造后传承至今的最直观的表现形式。

我们坐在休息处补充水分,四周山峦叠翠,风景独好。再细看神社,满目朱红建筑搭配着青绿色的窗棂,屋檐上闪着金色的光。振翅欲飞的八咫乌落在神社前的柱子上,一旁身着白衣红裙的神女时不时轻身走过,参拜的人们在堂前许下各自的心愿。

下山时遇见身着平安时代服饰的参拜者正沿石阶而上,不由停下来多看了他们几眼。这种传统服饰可以在大门坂入口处的茶屋租到,到访的游客也因此能更加真切的体验到古来参拜者的旅途与心情。

回到巴士中心,乘车返回那智车站后,我们开始了和歌山环游的最后一站。

评论 ( 1 )
热度 ( 14 )
  1. 我们相伴十六年。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转载了此文字
  2. 蘑.room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转载了此文字
  3. luna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转载了此文字
  4. silvia98983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转载了此文字
  5. shellbylu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转载了此文字
  6. 5864156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转载了此文字
  7. 这淚女孓↘賊寳貝﹖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转载了此文字

© 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 Powered by LOFTER